山西某縣城“一號病人”:家鄉的地圖被我染紅了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2020-03-16 09:27:43
A+A- |舉報糾錯

  “家鄉的地圖被我染紅了”

  從武漢回老家過年的我,成了小縣城的“一號病人”

  口述:李葉子|33歲|保健老師|山西

  整理:完顏文豪、薛園|本報記者

  編輯:劉荒

  活了30多年,從沒想到我們一個小家庭,竟然牽動了整個縣城的神經。

  我們這個山西南部的小縣城,只有40多萬人口。這次疫情暴發以來,共發現3例確診患者。這里面有兩個都在我家,也就是我和我媽。

  從武漢回老家過年的我,成了我們縣里的“一號病人”。我們的病情,都快成了縣里面最大的事,全縣人民的心都跟著懸起來。

  聽說有一天,縣委書記在例會上,說到疫情期間老百姓的配合與認可,動情得差點落了淚。

  雖然我也是無辜的,聽到這些總覺得挺歉疚的——畢竟是我先帶回來了疫情,家鄉的地圖被我染紅了。

  好在,我們自己家的難關過去了。一周前,我和媽媽相繼治愈出院了。為了慎重起見,縣里還專門找個賓館,讓我家人去集中隔離一段時間。

  此刻,我住在賓館隔離?吭诖斑厱駮裉柎荡碉L,心想“終于熬過來了,活著真好!”

  媽媽住在另一個房間里,雖不能照面,但我已經很滿足了。她還像過去一樣樂觀,跟閨蜜們開著視頻聊天,有說有笑的。

  隨著疫情下的緊張感慢慢消散,小縣城漸漸恢復往日的平靜;剡^頭想想這些天,簡直就像做夢一般。

  1月19日,我帶孩子從武漢回山西老家,老公晚些時候才開車過來。

  當時,武漢已經有了疫情苗頭,說是不明原因肺炎。具體情況我不大了解,跟很多武漢人一樣,也就沒有太當回事兒。

  到了老家,看到電視里采訪鐘南山院士,聯想到以前的“非典”,我還發了一條朋友圈感慨——“要敬畏自然”。

  萬萬沒想到,此時我已把病毒帶回老家來了。

  家鄉的小縣城三面環山,沉浸在節日氣氛中的人們,還開玩笑說:“易守難攻,病毒進不來!

  沒過兩天,我開始發低燒。因為我是保健老師,身體一直很好,就沒往壞處想。服藥后仍不見好轉,就打算去社區衛生所,找醫生打一針。

  出門前,想起鐘南山說“病毒存在人傳人”,就特意戴上了口罩,F在想來,當時這一念之間,說不定減少了多少病毒傳播的風險。

  23日,一早醒來,武漢“封城”。我這才感覺事態嚴重,開始懷疑自己中招了,又害怕已傳染給家人了。爸爸趕緊送我去縣醫院。我還幻想著拍個片子排除一下,圖個安心。

  我如實告訴醫生,自己從武漢返鄉。隨后,進入發熱門診隔離,縣醫院拿不準病情,又聯系省里專家遠程診斷,當天診斷為疑似病例。

  第二天,檢測結果出來,我被告知確診為新冠肺炎。不知道是地方太小,還是這件事情太大,我確診不到2小時,就有人找我同學打聽情況。

  縣里的疫情公告還沒發,很多在北京、深圳,甚至國外的老鄉們,都知道我的名字了。

  一位在政府機關工作的朋友對我說,內部早就傳了話:一旦有確診病例,就要提高防控措施,縣城所有公務員的年假,因此全都泡湯了。

  小地方本來就啥事都瞞不住,發現首例確診病例的消息,在全縣大小微信群里迅速擴散。我和家人的姓名住址,幾乎盡人皆知。

  后來才知道,我去縣里就診前一天,還有一個武漢返鄉女子,剛被醫院解除隔離。之前,她發燒住院,縣里緊急成立防治指揮部。后來,她退燒了,虛驚一場。

  就在這時,令人猝不及防,我成了全縣的“一號病人”。

  24日,我被轉到市定點醫院。緊接著,我媽開始發燒,到縣醫院檢測,從疑似變成確診,轉院后跟我住同一間病房。

  爸爸的情況也不太好。因為送我就診,他也被隔離在醫院,又被查出胸片有問題。

  那段時間,縣防治指揮部“如臨大敵”。因為我是武漢輸入性病例,爸媽是密切接觸者,要是有人因他們而得病,就是第四級傳染了。后面會發展成啥樣,大家都不敢再去想象。

  弟弟微信告訴我,跟我接觸過的其他家人,都被通知限制出門,我們社區也被封閉了,嚴禁任何人出入。

  連家門口的銀行營業部,因為我媽去換過新錢,所有人員全部居家隔離。進出縣城道路管制,發公告取消所有聚會,徹底摸排武漢返鄉人員……小縣城的“硬核”防控節奏,倒比很多省會城市都快不少。

  我們這個小縣城,平時在全市十多個縣里,表現并不是最突出的,這次竟因我家,“拔得頭籌”,被列為“重點防控縣”,就連進入一級響應狀態,都比市里早5天。

  說起來,心里總有些忐忑不安——縣里防控措施每次升級,感覺都與我家有關。我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以這種方式,和一座縣城的命運聯系起來。

  我沒有明顯的癥狀,進了醫院就沒啥好怕的了。我媽第一天發燒后,各項指標一直很穩定,她退休前在疾控中心工作,有治療經驗,心態也好很多。

  在病房里,除了吃藥、檢查,她就唱歌、做操、刷抖音。有時還跟閨蜜們開個視頻,玩得不亦樂乎,好像跟在家時沒啥兩樣。

  很多人都在給我們鼓勁,一位醫生,讓我保持內心平靜,說這樣身體恢復快,另一位發了八段錦的視頻讓我看著學。

  省里來的專家說,自己在“非典”時,被接觸過的“毒王”傳染了,后來挺過來了,讓我也加油。也不知真假。

  10多年沒咋聯系的同學,找別人要到我的微信,特意來說幾句打氣的話。另一個同學家開超市,全家都因疫情滯留在外地,說需要什么盡管去拿。

  當然,也有一些關于我家的謠言,被編得有板有眼,令人哭笑不得。

  剛開始,我爸只是在醫院隔離。就有傳言說,“有個跟李葉子父親喝酒的人發燒了”?晌野謮焊筒缓染,哪來“跟他喝酒的人”?

  還有個叔叔說來也好笑。我媽確診前跟他碰過面,隔了兩三米遠,只是匆匆兩句話。他越想越害怕,可能擔心傳染家人,便在自家地下室自我隔離。

  地下室里陰冷昏暗,還沒有衛生間,估計也遭了不少罪。

  后來也不知他從哪兒聽說,我爸在醫院的隔離條件不錯。于是,就給疾控中心打電話,謊稱自己發燒,希望也能去隔離。

  沒想到,醫院為了防止交叉感染,給他安排在其他病區,沒跟我爸在一塊,不巧他那地方環境相對一般,他就這樣隔離著,還孤獨地過了個年。

  聽說鄰居們也被隔離了,我媽覺得給人添麻煩了,心里老過意不去,就發微信給他們道歉。結果,她非但沒受到任何埋怨,還聽到不少寬慰的話。

  剛開始,我老公和我弟弟在家隔離。兩個大男人洗衣燒飯都作難,還要看著3歲的兒子,每次一通電話,都感覺他倆要崩潰了,也挺令人擔心。

  武漢“封城”后,公婆正好結束在外旅行,可已經回不了家,也沒別的地方能去,老公急得直上火,熬那兩周瘦了20斤。

  中間有個小插曲,縣里認為居家隔離還是不安全,就找了縣郊一家賓館,打算把全縣的密切接觸者,集中隔離在那里。

  我老公擔心孩子被關在賓館后,會吃不好也不適應,就顧慮比較多。

  這時,防治指揮部的動員工作,很具有“熟人社會”特色——先是村干部、我媽退休前單位的領導出面,后來是一個跟我家有遠親的副縣長,都跑來安慰勸說,保證在隔離點的各種生活保障。

  我老公的顧慮一一被打消,也就同意了。

  再后來,我們縣有了第3例輸入性病例,防控措施又進一步升級。

  時間一天天過去,我和媽媽都盼著早點出院。我爸胸片上的陰影,被證實是肺部結節,以前就有了,與這次肺炎沒啥關系。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2月8日,我和第3例患者同時出院。12日,媽媽出院。13日,縣醫院三名醫護人員赴湖北增援。

  有時我會想,如果我沒得病,全縣的防控會是什么樣?如果我是無癥狀病毒攜帶者,這個小縣城又將發生什么?都是未知。

  唯一確定并慶幸的是,我和老公帶孩子回來了。當初,要是留在武漢,各種醫療資源緊缺,不知道能否得到及時隔離治療。

  這個不起眼的小縣城,平平常常的社區村鎮,是屬于父母的鄉土社會。平日里,誰家出啥事了,大家鄉里鄉親的,都愿意去露個臉幫個忙。

  這些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這種濃濃的鄉情。

  我和媽媽還在出院后的隔離期,過幾天就結束了。至于回去后,會不會被人歧視,爸媽從不擔心這事兒。

  我爸還開玩笑說自己成“網紅”了。但也覺得,給鄉親們添了不少麻煩,等疫情過后,該怎么好好彌補人家。

  而我,想到有的地方,盲目排斥武漢人;想到有些確診家庭,因隔離導致老人小孩無人照料。

  相比之下,我更慶幸,我們回到的是老家。

  (應受訪者要求,李葉子為化名)

[ 責任編輯: 李剛 ]
新聞爆料:QQ群 41885496  熱線 8200999

相關新聞
下載膠東頭條

映像膠東更多
視聽中心更多

膠東頭條客戶端   簡介:提供煙臺新聞、國內國際報道、便民信息、網上民聲等服務。

煙臺公交客戶端   簡介:隨時隨地查詢公交運行位置,到點準時來接你,等車不再干著急。

新聞爆料

爆料熱線電話:8200999
中國電信提供技術支持
網友交流QQ群:41885496

膠東在線版權所有

網站簡介網站地址標識說明廣告服務聯系方式法律聲明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永利赌钱炸金花 电玩街机捕鱼 大圣娱乐下载二维码图片 闲来江西麻将苹果手机版 金开元所有棋牌 捕鱼大亨系统小说 新上海麻将2 胜负彩20004期推荐 股票发行价格是什么 黑桃棋牌游戏下载?